挚艾擎深

威擎

“嗨,亲爱的威震天陛下,你闲的没事干(づ ̄ ³ ̄)づ。上一次我的实验室被您会的还不够(T⌓T)!”在一个简陋的实验室里面,摆放着一把小转椅,椅子上坐着一个紫色的男tf,陈旧的霸天虎标志被灰尘覆盖着。


“我找你有事,六面兽。”威震天单手撑着桌子。


“抱歉,威震天陛下,在您与擎天柱之前内战时,我就死了。”六面兽抬起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


“对不起,但我真的需要你!”威震天有点激动的说,“你知道昆塔莎最近的行动吗?”


“呵呵呵呵,”六面兽大笑起来,“怎么?我是她的手下你会不知道吗?但你怎么会问我如此愚蠢的问题?”


“为了一个人。”威震天直截了当的回答。


“擎天柱?他可是为了地球,再说,你也不是要征服地球吗?”六面兽正了一下身子。


“我的目标不是地球,是擎天柱。”威震天歪了头,“我想你理解。”威震天顿了一下,“你不希望我与擎天柱走你和通天晓的后路吧!”


说到这,六面兽不禁握紧拳头,“别再提那个忘恩负义的人。其实不是你吗?”六面兽抬起头,叹了一口气。







打听10

突然,一只手把他拉入温暖的怀抱,“你可知,当时我看的是后面那个害羞的小领袖!”熟悉的声音。

“威震天!你快放开我!”

“我好不容易找到的老婆,怎能轻易放手?”威震天一个公主抱把擎天柱扛回房间。

“你想干嘛?”擎天柱把头深埋进威震天的胸甲。威震天把她放在诺大的床上。便压在擎天柱身上什么话也不说,吻上了他的嘴。一阵风雨过后,擎天柱被狠狠地拆了五次。他生气的看着在一旁的威震天。真想掐死他,可发生都发生了,掐他只会被他再拆一次。想想便放弃了。

第二天早上,他一睁眼便看见一个灰色的铁桶头在他面前晃悠,出于自卫他立刻武器充能。

威震天握着擎天柱的手,把他的武器锁死,“跟我回去,擎天柱。我们要弥补遗憾。我已经见过我们的女儿了”他把擎天柱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她长得很像你,很漂亮!”

“不行!你暂时还是我的男朋友,想蒙骗我,没门儿!除非你再求一次,再说我还要救地球!”

“怎么救?找我的朋友,她是昆塔莎的手下。”

回忆9

擎天柱漫不经心的走在大街上,这里的人们和平相处,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塞伯坦,那时年轻的他们。

“震天尊,加油!”在卡隆的角斗场上,角斗士打败了一头头巨兽,那帅气的脸庞吸引了无数的少女,身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成了角斗士的荣耀。角斗士转过头来,注视着那害羞的他,引得坐在奥莱恩前面的女机大叫。震天尊走了神后,却发现奥莱恩早已不知所踪。

“对不起,震天尊,我不是有意要阻止你!”

“你可知我对你的信任?”

“我只知我们是兄弟。”

“仅仅如此吗?”

“不错…”奥莱恩想说什么,但又欲言而止。

“很好…那既然如此,来日相见你我便是敌人!”看着震天尊,不,是威震天走远,奥莱恩,不,是擎天柱自嘲着,其实除了兄弟,还有爱情!

“威震天,我们既已停战,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擎天柱终于问出来几百万年他憋在心里的疑问,“你当时希望我说出的情是什么?”

“爱情!”

“对不起,我当时没勇气说出来,但经历这么多,我想的确我们之间存在着爱情,你难道不知我对你的情?”

威震天懵了,“你说什么?”

“既然你听不到的话,当我没说过!”

“要是你不看那个女孩该多好啊?”擎天柱喃喃自语。

怀孕的日子7——潜伏

威震天抓着擎天柱的手腕,“看见没?小子,这是我的人,你敢碰他吗?”

“威震天大人,我记得你好像曾经是我的准姐夫。那时候,擎天柱已经跟你分开了,所以,他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呢?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我喜欢他,即使他有两个孩子!”


“你应该知道他是我妻。”


“是前妻,何况你爱他吗?”


“爱!”


“那当初为何选择我…”


“都给我住嘴!”擎天柱生气地一拍,“你们俩慢慢吵我走了。”


“唉,别走,对不起了…”


“如果你们以后再说爱不爱我的,你们就滚出去!”擎天柱看着这两人,扶着额头,无语但又生气地说。


晚上——
“你来干嘛?威震天”


“来商量一下,如何帮你守护你家的事儿。”擎天柱看着赖在他门口的威震天。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老光棍。”擎天柱稍有点怒意地看着他,他一点也不喜欢半夜被他打扰。


“你不会真想潜伏进去吧?整个银河系谁不知道咱俩那些事,”



躲避(怀孕的日子7)

擎天柱一看见威震天便转过身去。此时,窗外两父女正谈着话。

“你是谁?怎么随便摸我的头?会长不高!”威天晴把威震天的手拿掉。

“小屁孩,你母亲是谁?”威震天笑了笑。

“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与我只是点头之交,不连点头之交都不算。”威天晴不满的说,说完就大摇大摆地回去了。

“威震天大人,您在笑什么?”声波看向正在傻笑的威震天。

“你觉得,那女孩像谁?”

“额,”声波仔细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是擎天柱!”

“我有预感,他回来了。”

“救护车,其实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擎天柱摸着孩子的头。

“说吧,我一定能做到!”

“最近,我定居在地球,可发现与以前相比,地球虚弱了。我怀疑是与昆塔莎星球有关,所以我要去调查一下。但我不希望俩孩子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所以,请你帮我照顾好他们,救护车,你们是我信任的人,所以拜托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到的!你知道我从来都把你交给我的任务做的很好。”

“所以我才找你,救护车。”

来到昆塔莎星球,他带上了个帽子,毕竟在宇宙中知道他的人不少!

他来到一家旅馆,老板是个男的,他正要登记便被一个男人拉到角落。

“嗨喽,柱子,真巧在这儿遇上你!”一个紫黄机体的TF笑了笑。

“你来干嘛?而且我说过我叫擎天柱,不是柱子。”

“叫柱子挺好的!”

“露云,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不跟着你姐露美。”

“就是!”一个银色的飞机飞到大堂门口,变形成tf,那俩人不禁愣住了。

重逢下(怀孕的日子6)

随着飞船的轰鸣声,飞船在一处山谷落地。一下飞船就看到昔日的老战友站在山谷,高兴地等候着擎天柱的到来。

“救护车,好久不见,真高兴能再见到你。怎么样?你和千斤顶过的还好吗?”

“挺好的,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小可爱?”救护车看着从飞船上蹦下来的擎震天和威天晴。

“嗯。”

“男长得像威震天那混蛋,女儿长得像你!”救护车仔细的打量着龙凤胎,“不过你说的没错,两孩子真的很可爱!”

“待会儿,我觉得你不会这样认为了!”

“先不说了,兄弟们都在等我们,走吧!”

来到餐厅,大家都高兴极了!

“大哥,你终于回来看我们了!我好想你哦!”大黄蜂抱上了擎天柱。

“叔叔,你与我妈咪在干嘛?男女授受不亲!”两颗小脑袋探出头来。下了大黄蜂一跳。

“大哥,这个幼生体咋长得威震天?不会这就是你的儿子吧!”

“怎么了吗?”

“说好的的俩呢?”

“不会啊?在这不是吗?”

“我应该在那边!”

他扭头一看,只见威震天摸着威天晴的头。

重逢(怀孕的日子5)上

转眼间,一千年过去了。威震天并没有娶露美公主,他亲自找到露美公主的哥哥与父王。他们一听威震天要与他们合作,立刻同意了。毕竟如果赛博坦再次回归黄金时代,他们云塔西星便有了一个靠山,不过是一点资源,而且还有威震天这样的领导者。

“擎天柱,现在,塞伯坦再次回到黄金时代,而你会回来吗?”威震天喝了点酒,看了一下猎户座,“你知道吗?其实我们相爱的时候是我最幸福快乐的时候。而我们的爱情,我一点都不后悔。”他躺在诺大的床上。

在银河系的一艘飞船上——
“威天晴,吃饭啦!快,擎震天,叫你姐过来!”擎天柱拍了拍一架火红的飞机变成的幼生体。

“哦!”擎震天放下了数据板。擎天柱看了看数据板,《一个领袖的经历》。不一会儿,擎震天拽了个银色的小卡车出来。

“哥,你干嘛拽我出来,让我再玩会儿吗!”威天晴撅着嘴。

“我在不拽你出来,你就要毁了你的房间了!”

擎天柱看了一眼威晴天,“你又干什么了?威天晴

“她只不过是把数据板摔在地下,把玩偶踩在脚下,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在威天晴的身上,他仿佛看见了威震天的影子。

“妈,我们接着去哪啊?”威天晴嚼着一个能量体。

“塞伯坦。”擎天柱幽幽地说。要不是救护车强烈的要求要看看这两个小可爱,他其实不想回去的。

“就是那个银河系最繁盛的星球?”擎震天高兴地问。

“嗯哼。”

“太棒了!那里有个领导者是我崇拜的,他叫威震天,他好像还有个妻子,但好像离开了塞伯坦!如果能见到他该多好啊?”

擎震天说出这话时,擎天柱吓了一跳。而威天晴还说“哥我也去!”这时擎天柱心里已经崩溃了!他看着两个孩子的脸,一张像极了威震天,一张像极了擎天柱。不论怎么说威震天肯定认得出来。

爱的选择(怀孕的日子4)

“你究竟想干嘛?露美公主。”威震天平静的说,眼底下掠过一抹怒意。如果现在是内战的话,他一定会杀了那个人。

“你还没明白吗?我喜欢你,如果塞伯坦再次回到黄金时代的话,就需要我们的帮助,毕竟你们的能源也不多,早在内战时就耗尽了,不是么?威震天将军。”她戏谑地笑了笑,“现在如果不是利用地球上的资源,你们恐怕早就死光了。而我们云塔西星资源丰富,可以给你们许多,但,我也说过条件,便是我嫁给你。而这就需要您与首席行政官擎天柱决裂。我也知道,他有了你的孩子,你放心等他把孩子生下,我会好好当个后母。塞伯坦与擎天柱你只能二选一。好好考虑下。”说完,露美提起包高傲地走了。

威震天看了看窗外的塞伯坦,闭上了眼,脑海里都是那红蓝机体的身影。

“我知道,大黄蜂,但,他若是为了塞伯坦而这样做,我理解他,我宁愿他选择塞伯坦。”擎天柱低着头,摇着高脚杯中的低度果纯,他抿了一小口,尝到了一丝苦涩,正如他们的恋情般苦涩,或许在几百万年前相遇那一刻便是错误的,不能善终。其实他娶了露美其实挺好的。一滴眼泪掉进了果纯中。他决定离开,离开这个有他犯下错误的地方,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威震天回到家却一片黑暗,他打开灯,屋子里空无一人,只见桌上有一封信。

亲爱的威震天: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或许我已经走了。我不是因为怪你而离家出走的,反倒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你已经可以成为一位优秀的领袖。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毁了塞伯坦,而且你不知道,露美公主昨天在找你之前就找我谈了些关于塞伯坦与云塔西星的合作与条件。通过这些事我也逐渐明白,你我的开始是一个错误的开始。我们的恋情更是一段错误。所以我希望你能娶了露美公主,她是一个贤惠的妻子,而我祝福你们,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你的爱人擎天柱

威震天失魂的冲出了房子,在马路上着急地寻找着。可,他的爱人早离去了。

擎蜂小故事

二战结束,啊呸,是内战结束后大家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大黄蜂一人走在灯光昏暗的大街上,拖着明黄色的小行李箱,来往的车辆呼啸而过。一辆银色的保时捷停在他面前,车窗摇了下来
车内传出熟悉的声音。

“嘿!大黄蜂,你怎么在这儿啊?擎天柱找你呢!”爵士奇怪的问。

“他和我之间已经没有关系啊。”大黄蜂冷淡地说。

“哦,这样啊!那你准备干嘛?”

“我也不知道,不过明天我要去锈海那边看看恢复工作怎么样,或许永远都不回来了吧!”大黄蜂看了看周围,顿了顿,“我订了今天凌晨的票去锈海”说完他便继续走着,“哦!对了,别告诉他,按他的脾气一定会追上来的。”

在这繁华的街道,微风轻抚着bee的面甲,过往的人甚多,而与此同时,在马路的对面,一个高大伟岸的tf匆匆走向十字路口。

“bee,你究竟在哪儿?我很担心你。”擎天柱喃喃自语

“喂,擎天柱,我刚刚听爵士说大黄蜂要离开这去锈海。”警车急忙地说。

“嗯,好,我立刻去订车票”

“警车,我答应bee的,不告诉擎天柱。为了你我可牺牲了友谊的。你要怎么…唔!”

“这就是奖励!”警车舔了一下嘴唇,便吻上去,卸掉了装甲。

大黄蜂坐在列车的VIP座位上,翻着书。可他没想到在身边竟坐了一个人。

那人拍了拍bee的肩膀。bee扭头一看,便被强吻了,optimus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昨天晚上真对不起,原谅我bee,这一天里,我发现没有你,我根本不能做任何事情,我很担心你,我离不开你。如果你要走,我也会跟着你,无论何时何处,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陪着你,不会再束缚你。”说着,一向不流泪的擎天柱流下来一行行泪水。

一双收缠上了他的脖子,“不,不会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